中华视野中的新疆地区历史

发布时间:2019-09-06 00:18   文章来源:网络整理    阅读次数:

  新疆地区历史是中国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。长期以来,民族分裂分子大肆篡改新疆地区历史,夸大文化差异,煽动民族隔阂和仇恨,企图割断新疆与祖国大家庭的联系,把新疆从中国分裂出去,这是典型的唯心史观,与历史事实完全背离。

  新疆地区同中原等地区相互联系、融为一体,这是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历史必然。远古时期,黄河流域气候湿润,水源丰富,土地肥沃,是中国经济文化发展最早的一个地区,也是中华民族的主要发祥地。中国历史上最早的几个王朝夏、商、周先后在这里兴起。新疆地区自古就同中原等地区保持着密切联系,公元前60年,西汉在乌垒城(今新疆轮台县境内)设立西域都护府,统辖整个西域地区军政事务,标志着新疆地区正式纳入中国版图。汉朝以后,历代中原王朝都把西域视为故土,行使着对新疆地区的管辖权。历史上新疆地区多次出现地方割据的情况,形成多种形态的政权形式,但这些都是中国疆域内的地方政权,从来不是独立国家。即便是地方割据政权,都有浓厚的中国一体意识,或认为自己是中原政权的分支,或臣属于中原政权。而且,不论割据时间多长、局面多复杂,最终都会重新走向统一管辖,这是历史发展的总趋势。

  新疆地区各民族与国内其他地区各民族长期交往交流交融,一道构筑了中华民族共同体。5000多年中华文明发展史,就是中华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史。每一次民族大互动、大迁徙、大融合,都推动着中华民族的发展壮大和中国历史进步。从古代传说中的炎帝、黄帝开始至夏商周,从春秋战国至秦汉时期,从魏晋南北朝至隋唐时期,从五代十国至辽宋夏金元时期,从明清时期至新中国成立,中华民族形成、发展的每个历史时期,都是一个不断由多元到一体、由交往交流到交融、由松散到紧密的整合过程。包括新疆各民族在内的中华各民族,手足相亲、守望相助,分布上交错杂居,经济上相互依存,文化上兼收并蓄,情感上相互亲近,形成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、谁也离不开谁的多元一体格局。中华各民族共同开发了祖国的锦绣河山、广袤疆域,共同创造了悠久的历史、灿烂的文化,都为开发、建设、保卫新疆作出了重要贡献。

  新疆地区文化同中原等地区文化血脉相连、历史交融,形成了博大精深、灿烂辉煌的中华文化。中华文明植根于和而不同的多民族文化沃土,历史悠久,是世界上唯一没有中断、发展至今的文明。自古以来,中华文化因环境多样性而呈现丰富多元状态。历史上,华夏族群和周边民族不断通过迁徙、聚合、战争、和亲、互市等,进行不同类型经济文化的交流交融,最终形成气象恢宏的中华文化。秦汉雄风、盛唐气象、康乾盛世,是各民族共同铸就的辉煌。新疆地区历史上就是中华文明向西开放的门户和中介,新疆各民族文化从开始就打上了中华文化多元一体的印记。西汉统一新疆地区后,汉语成为西域官府文书中的通用语之一,中原地区的农业生产技术、礼仪制度、书籍、音乐舞蹈等在西域广泛传播。今天新疆各民族所用的犁、锄、耧等,其形制都是战国发明、汉代普及、唐代改良并推广的。而与此同时,琵琶、羌笛等乐器也由西域或者通过西域传入中原。经过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民族大迁徙大融合,出自今新疆库车的龟兹乐享誉中原,成为隋唐至宋代宫廷燕乐的重要组成部分。唐朝十部乐中,就有西凉乐、龟兹乐、天竺乐、安国乐、疏勒乐、高昌乐、康国乐七部来自西域,胡旋舞、胡腾舞、狮子舞等风靡宫廷,长安城一时流行“西域风”。边塞诗人岑参的诗句“花门将军善胡歌,叶河蕃王能汉语”,是当时新疆地区民汉语言并用、文化繁荣景象的写照。1884年在新疆地区建省后,各地兴办教育、开设学堂,重建和恢复社会文化设施,各民族文化从国家统一中获得新的力量,重新汇聚到中华文化潮流中。此后,在辛亥革命、俄国十月革命、五四运动、新民主主义革命影响下,新疆各民族文化向现代转型。抗日战争时期,新疆地区新文化运动蓬勃开展,马克思主义广泛传播,各民族与全国人民同仇敌忾,形成了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抗战文化。新中国成立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,国家先后抢救、搜集、整理、翻译、出版了维吾尔、哈萨克、蒙古、柯尔克孜、塔吉克、锡伯和乌孜别克等民族大量民间文学遗产,推动各民族文化进入前所未有的繁荣发展时期。历史证明,中华文化始终是新疆各民族的情感依托、心灵归宿和精神家园,也是新疆各民族文化发展的动力源泉。

  新疆地区宗教同祖国其他地区宗教和谐共处、交融共存,彰显了宗教的中国化方向。中国是一个多宗教国家,各宗教历来地位平等、关系和顺。自汉代以来,中国逐步形成了佛教、道教、伊斯兰教、天主教、基督教等五大宗教并存的格局。各种宗教地位平等、和谐共处、多元包容,很少发生宗教纷争,信教与不信教群众之间也彼此尊重、团结和睦。新疆历来是多民族聚居和多种宗教信仰并存地区,原始宗教、萨满教、祆教、佛教、道教、摩尼教、景教、伊斯兰教、基督教、天主教、东正教等先后传入新疆地区,一教或两教为主、多教并存始终是新疆宗教格局的历史特点。虽然历史上新疆地区曾经发生过宗教战争或冲突,但这些战争或冲突是相对短暂的,从来没有改变过新疆地区多种宗教并存的格局,也从来没有改变过多种宗教吸收融合、平和包容的关系。例如,萨满教和祆教对火的崇拜,即使在伊斯兰教传入后也没有消失。又如,在莎车、叶城、喀什、哈密、伊犁等地一些古老清真寺中,仍可见到佛龛、莲花图案、莲花宝座等遗存。佛教、伊斯兰教等外来宗教传入新疆地区后,在中华文化兼容并蓄、和而不同精神的影响下,都经历了中国化、本土化的过程,具有了鲜明的地域特征和民族特色,成为中华文化的一部分。再如,伊斯兰教原本反对崇拜安拉之外的任何人或物,但维吾尔等民族至今仍有麻扎崇拜,这是伊斯兰教本土化最典型的表现。此外,每到古尔邦节,喀什维吾尔族民众在艾提尕尔清真寺举行礼拜后,都会在寺前广场举行萨玛舞狂欢活动,人们载歌载舞,欢声笑语,气氛热烈。这不仅在中国,就是在全世界古尔邦节节庆活动中都是唯一的。这些都说明,新疆地区各外来宗教只有坚持中国化方向,融入中华沃土,才能在中国得以存在和延续。

  坚持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,在中华视野中认识新疆地区历史,体现了马克思主义的国家观、历史观、民族观、文化观、宗教观。

  (作者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宣传部副部长)  


  《 人民日报 》( 2019年07月24日 17 版)